修也大人

败者犹荣。
————修也

关于情人节的本命巧克力

                       关于情人节的本命巧克力

人物设定:Wade(rr版)与Peter(荷兰弟版)

故事时间:情人节前夕与前夜

  时间在逐渐逼近那个被Peter用红笔圈出的日子,2月14日,对于Peter与 Wade来说这将是他们第一个在一起后度过的情人节。这段时间的班级中总是充满了窃窃私语,女孩们时不时的会发出嗤嗤的笑声,而男生们也会聚在一起露出心照不宣的诡异笑容。Peter﹒听力超绝的﹒蜘蛛侠﹒Parker同学绝不承认他有偷偷听到女孩子的悄悄话,当然想给真正喜欢的人亲手制作巧克力这种羞耻的想法他也绝对、绝对没有拥有过。
  Peter望着手里手工巧克力的制作方法有些犯难,要知道他可以轻松的解出一道复杂的函数题,但是身为一个科技宅,他确实对厨艺苦手。料理台上堆放着很多奇形怪状的巧克力,看起来颇有黑暗料理的模样。Peter想向梅婶求助,但当梅婶得知他想做巧克力的时候,她笑得一脸慈祥说我的小Peter终于也长大了有喜欢的姑娘了。当然她还体贴的为Peter关上了厨房门并向他比了个加油手势。Peter动了动唇很想辩解他不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但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因为想到了某个人还悄悄地红了脸。Wade可不是什么可爱的女孩子,宛若牛油果成精的他还是个不着边际的超级话痨。一言不合就开黄腔的老司机一个,Peter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家伙。但Peter不能否认当他穿上蜘蛛侠的制服后,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总是和他配合默契,他们是完美的拍档。
  “Spideyboy,有没有很想哥啊,哥已经有9小时又35分钟56秒没见你啦!”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厨房的窗户上倒垂下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男人,下一秒他灵活的荡了进来,背后插着的双刀碰落了一摞瓷盘。Peter下意识的吐出蛛丝将跌落的瓷盘接住:“嘿!Wade!”死侍乖巧的坐在餐桌边上,双手托腮宛若娇羞的少女状的开口:“哦sweetheart,请用更加甜腻的声音叫哥的名字,天哪哥感觉想想就能硬了呢。”“注意用词,Wade。” Peter一脸的黑线,他将盘子放好后便不再理会他。“Sweety,你是在给哥做巧克力吗?哥真的是太感动了。”死侍从他的四次元口袋中掏出了一块白色小手绢擦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不,没有,我只是想研究一下厨艺,要知道梅平时很辛苦。” Peter背对着Wade,被恋人戳穿的男孩此刻脸爆红。Wade了解自己有些口是心非的害羞恋人,他只是心情很好的哼着歌,肆无忌惮的欣赏着此刻穿着粉色围裙的男孩。“Hey,哥喜欢甜甜的草莓味,一定要记得哟。”Wade不安分的在厨房窜来窜去,时不时的晃到Peter身边搞搞乱。
  距离2月14日只剩下四小时,期间梅婶来过一次,Peter吓得连忙将她连哄带骗的送离了厨房。Wade表示被蛛丝黏在墙上的感觉并不好受,除非他的男孩想用蛛丝在床上为两人添加些情趣,不过就目前来看这个不怎么现实。“我搞定了!” Peter拍了拍手上粘着的可可粉,红色盒子中的成品看起来非常不错,他用金色的丝带将盒子捆了起来并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死侍想要伸手拿走这个漂亮的红色盒子,下一秒他又被蛛丝牢牢地黏在了椅子上。“Boy,那难道不属于哥吗?你难道想弃哥而去吗?你不能这么拔x无情,哥真的太可怜了。”死侍委屈巴巴的望着Peter,天知道Peter是怎么隔着头套看出他的委屈。“这只是人情巧克力,你要知道Stark先生平时一直很照顾我的。” Peter一边解开了Wade身上的蛛丝,一边向其解释。“哦哥就知道又是那个铁罐。他有什么好的,个子那么矮哪有哥那么高大帅气。”死侍嘟囔着,看起来很想下一秒拔刀将红色小盒子削成小片片,不过他还是选择在恋人危险的注视下乖乖坐好。
  “我要准备夜巡啦,你要一起吗?” Peter换好制服后向Wade发出了一起巡逻的邀约。“如果哥假设小虫你记得明天是情人节。” Wade翘了翘腿,毫无形象的靠在椅子上。“但我想罪犯从来不挑日子不是吗?” Peter摊手。“好吧好吧,你赢了。反正总是你去哪儿哥就去哪儿,我们是最佳的拍档不是吗。” Wade活动了一下手腕,站起身走向Peter,“那么出发吧,骑士,公主在等着你拯救呢。”
  今夜的纽约皇后区意外的和平,结束夜巡后,Wade与Peter并肩坐在科特广场一号的顶端,夜色下的纽约显得静谧又迷人,他们谁也没有说话。距2月14日只剩最后一分钟时有人放了烟火,大朵大朵的烟花在夜空中坠落,长长的拖着晶亮的尾巴。Peter将准备好的礼物拿了出来,摘下头套后他年轻的脸庞在烟火的映照下显得温柔的不可思议。“看,这才是属于你的,本命巧克力哦。” Wade接过后将包装拆掉,白色的巧克力上歪歪扭扭的刻着他和Peter的名字。他叼着巧克力看着双眼亮晶晶期待的望着他的少年,内心充斥着交织在一起的感动与爱意。他的恋人,为什么这么可爱啊。“Peter,哥想吻你了。”他难得正经的叫了男孩的名字,双手却不正经的揽过了有些呆愣的Peter。Wade吻的很轻柔,他注视着男孩棕色的大眼睛:“甜甜的草莓味。”此刻恋人在耳边低语。“草莓味似乎也挺好的”此时的 Peter晕乎乎的想。

                                                          ———End.

                                                          By 兔总sama.